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家论坛
周兆颐:古琴与书画
时间:2014-08-11 12:12:02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古琴音乐历来都与诗文书画相邻为友,缔结不解之缘。大文学家、书画家蔡邕、蔡琰同时亦是最著名的琴家。而嵇康、阮藉等不仅诗歌文章为一时之冠,更是古琴发展至成熟时期的杰出代表。南朝的宗炳则将凡所游历的山水佳景图于四壁,谓“每鼓琴动操,欲令众山皆响”,其情致当可想见。至于陶元亮、韩文公、苏东坡、姜白石、范仲淹、赵孟頫等等,一代文宗学人无不与古琴相契终生、结缘深挚。近现代山水画巨匠黄宾虹先生青年时期亦尝学琴击剑,以助画兴。再若琴界招学庵、徐元白、溥雪斋、管平湖诸前辈操缦余暇、雅擅丹青书画。而吴景略夫子更是兼工山水、篆隶、对景写生,每多佳构。曾作梅石故居《桐荫论琴》便面赠我永为珍念。

        予以为凡音乐、书法、绘画等类所共通者均强调以气韵领先。自南齐谢赫奠定“六法论”而首重“气韵生动”的艺术标准以来。不惟绘画宗之,实已为一切艺术所尊崇。无论是形诸于笔墨迹象还是时空范畴,既筑基扎实的技巧功底后,必进而追求溢彩于风神气韵,来完美形象以臻技进乎道。诗家掌握一定的格律后更注重性灵的抒发。唯气格与神韵的高下,界定着其艺术的品位、境界之深浅程度和感染力的强弱。故吴景略先生每谓其“以气弹琴,即强调声情并茂、气势夺人,突出主题、塑造形象”。我觉得只有在技能娴熟精炼的前提下,方能聚真气以运之指端,带着真情从更深层次发掘演绎(当然这中间更包涵多方面学识修养因素),从而使曲尽幽微、首尾贯通,表现出音乐作品之内涵真谛。绘画所谓“法备气至”、“一气呵成”,始能获得整体、磅礴的艺术形象。杜工部云:“方其下笔风雨快,力所未到气已吞。”良足玩味。就书法而言,尤其作行、草巨幛,在精熟笔法的前提下,更须注重行气乃至通篇布白之格局气势,而这种格局气势又恰是精熟后的自然留露,不事做作,于是书者本人的风神韵致便自然融入笔底而跃然纸上了。中国的传统书画以虚空的绢素(纸楮)为基底,伸展开最抽象而又最切近现实,最空灵而又最写实,最超越而又最真实的艺术追求。一点一横、一丘一壑、一花一叶在书画中完成这一微妙艺术的手段赖于笔墨。笔墨是最具抽象、最富灵活的特性,笔墨的奇妙是变化无穷的。往往在忘情的创作过程中作者的心灵特性、人格境界则早已全部化于笔墨之中了。于是作者本人已浑然与大自然溶为一体了。那么古琴的演奏又何尝不是如此?琴话中伯牙弹琴随成连于海岛移情的故事正能说明这个道理。古琴演奏的指法远用犹书画中笔墨之功用,在刚柔、强弱、方圆等等变化中抒写性灵、达其表现,以气韵生动为理想,同时又要求归于醇然静气。下指的苍坚、飘逸、轻重、急徐、跳跃、跌宕等等,犹书画用笔的皴、擦、点、拂、提、按、顿挫之类,巧拙互用,无不相互渗透、相互印证、触类旁通、互相发明。古人云:“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古琴音乐的境界之与诗文书画也不例外,她是以抽象的音乐语言表现出如诗的画境。

        凡大曲,境界之曲折起伏,情绪之激扬奋进,或沉雄慷慨、高峰叠现,或低回沉吟、缥缈迂迴,断而复联、一咏三叹,又何曾不是山水画长卷的起承开合、层峦叠巘、虚实丘壑、烟云变幻所带给人们一步一境,目不暇接的广阔奇奥天地?

        曾记得五十年代中查阜西先生率领的全国古琴与琴人采访活动中,于某地的座谈会上有位琴人提出:要消灭古琴左指按弦磨擦琴面的“刮木声”,愚意以为这所谓“刮木声”正是古琴音乐所独具的特色、韵味和魅力所在。正是这节奏分明、饶有韵律和趣味的飒飒虚声,是别种中西乐器所没有而恰恰耐人寻味的幽玄境界。在某些特定情节中,它营造了一种亦虚峦实虚中有实的空间,若老木寒潭、幽涧瑟瑟,声暂歇而节犹存,虚簌岑寂中若风之发发、波之淹淹,老到的运指之迹有如作画时见功的笔触,渲衬了音乐气氛,助无限之幽情。倘尽消而除之,不妨试以最具摹仿功能的电子琴、觅选最高超的技艺来效奏古琴名曲的话,则很难设想其诉诸我们听觉的将是何等情味?方今、弹琴家多采用材料、技术都经过改进的尼龙钢丝弦,因其光洁滑顺,明显减弱了过甚的“噪音”,并有他多种优点。然而同时亦消弱了丝弦演奏的苍浑古厚的程度。

       实中有虚、虚中有实,清初大画家恽道生更进而言密中密、疏中疏,是谓大实大虚、大密大疏。要之虚或疏不是空洞无物,实与密又绝非杂乱拥塞。弹琴家讲究急而不乱、缓而不断,“此时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正犹画到高超之境的无墨求染、无笔墨处求画的蕴涵万象的空明岑寂。而左指的往来动荡、上下吟猱的律动以其丰富多变的手法传情达意,又恰似作画时干笔皴擦旋、秃管点擢、凌空落纸的迅捷猛励。在氤氲变幻的乐章中,更频添了坚苍而虚劲的力度,丰富了琴乐的内涵,充实了画境的表现。迂想妙得,于此诚可参悟殊途同归的道理,收异曲同工之妙谛。

        点滴体会、肤浅认识,略举一二,意在说明一切学术在其专业性的基础之外,均需多方面的营养滋补,方得丰厚充实。在艺术范畴、尤其我国传统的艺术——诗、文、书、画、音乐、戏剧、舞蹈、剑术等等,虽然表现方式各异,而内在的精神贯彻却是相通的、血脉是相融的。这一切艺术形式最是筑基于文学诗词、历史哲学的。数千年来不断地延续发展、不断地兼容吸收,汇成了我们独特的东方民族文化艺术的浩浩长河。今天在东、西方文化更加频繁、紧密交流的新时代,具有独特东方神韵的古琴音乐艺术更拓展了自己的“音域”,步入世界。  (来源:中国画通鉴网专稿     作者:周兆颐)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