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资讯
当代山水画的方向:刘骁纯对话石头娃
时间:2013-12-14 17:54:55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兼谈石头娃“大乡土”现代山水画创作

        腊月的长安寒气逼人,已是零下7、8度的低温,石头娃拿着作品冒着寒风去海南三亚向刘骁纯博士求教。而此时的三亚阳光灿烂,还是零上35度,人们穿着T恤、短裤、拖鞋,悠闲的在海滨嬉戏。巨大的气候落差让本次有关当代中国山水画发展方向的坦诚对话,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呈现出别一番穷尽了冰与火两极的意味。

        时间:2012年12月18日晚19点——21点
        地点:三亚渔歌海韵小区刘骁纯家中
        石头娃:著名画家、文物鉴定家(简称石)
        刘骁纯:著名美术理论家、研究员(简称刘)
 
        石:刘先生,你觉得中国山水画如何发展?

        刘:这要靠众多的有志艺术家不断的奉献、创造。就像当年的黄宾虹、傅抱石、石鲁等老一辈艺术家,在不同领域内的突破、创造,慢慢地形成整体的发展。总体上离不开现代性的问题,以及如何重新认识传统的问题。

        石:刘先生,中国山水画走向现代需要继承哪些?

        刘:人人各异,没有统一的要求。大体两路,或在文人书画传统的基础上求发展,如黄宾虹;或另谋出路求发展,如林风眠。我最近又一次重温了石涛的“一画论”,它对当前仍有意义,很实际,是他笔耕的总结。所谓“一”,就是个人的突破点。我们拿齐白石为例,齐白石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专攻工笔与写意结合,写生与写意结合,而且是个人独立发现的结合方式。抓住“一”,攻坚到底,直至彻底拿下,不给后人留余地。他的“虾”,画的那么出神入化,那么感人,很重要的就是“一”以贯之,千百万次地围绕“一”反复锤炼,让作品达到极致。齐白石之所以成为大师,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他的身边有许多“大儒”,如:陈师曾、徐悲鸿、蔡元培等,对齐白石帮助很大。他有文化,有认识,作品才有高度。

        笔墨是好东西,书法用笔是好东西,但是没有自己对笔墨和书法用笔独特理解,没有“一”,空动地喊弘扬传统则毫无意义。黄宾虹笔墨规范是正儿巴经的传统规范,其核心是中锋用笔,万毫齐力,傅抱石却独玩散锋,完全离经叛道,但玩得出神入化,谁对?各得其“一”,各有所是,无所谓非。

        石:中国山水画延续了千百年,怎样突破“三远法”?

        刘:自宋郭熙提出了“三远法”,千年来基本上可以这样讲,没有人能突破,可见古人作学问的高度。我在《绘画逸境论》中谈过,三远的核心是深远,包括重晦之深远和虚淡之深远,高远实际是高耸的构架加上深远,平远是平阔的构架加上深远。

        石:我画《庄子》,主要是对“三远法”的反思。我认为:我们可以试着研究一下古人没有研究的边沿领域。如:高远法与平远法之间,平远法与深远法之间,古人都没有去研究。

        刘:“边沿”是个很广的领域。《庄子》这幅画我印象很深。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平面化的宽景的结构力度,有点“一”的萌芽,很可贵。作品在平面结构中求远,在高远法与平远法之间,平远法与深远法之间求突破,还结合了一点透视,但又没有放弃中国画的笔墨语言,应继续走下去……

        石:我所点评当代山水画十七家,你觉得对吗?

        刘:你的文章我看过了,有一定道理的,但文章平了点,没有过人之处。我建议:先不要发。你应再画一段,作品有更大突破,这样说别人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石:你对我的山水有什么看法?①继承了哪些?②有哪些突破?③需要修正哪些?

        刘:你的“重笔村景”画的不错,特别是你的“宽幅村景”,若能“一”以贯之,继续走下去,或许能成点大事。陕西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49年以来的山水画,石鲁、赵望云等应算第一代艺术家,崔振宽等可算第二代艺术家,按年龄你应属第三代,但能否代表第三代还要看你下一步的发展。特殊的家庭出身,黄土地的生活滋养,经过“文革”的洗礼,又在博物馆工作多年,临摹了大量的名家真迹,这种特殊的环境,对你帮助很大。我在你展览的书面贺词中写到:“生猛、鲜活、有骨、有血、有秦风”,这主要指你的宽幅重墨村景,这类作品很有张力,别人没有这样画过,有生气,表现黄土高坡,渭北高原的生活场景,很感人。也有不成熟的地方。如:《圈》有些羊画的很好,很生动,有些欠点。如果画得再有些虚实节奏韵律,会更好些。笔墨要有音乐感,要有起伏变化。站在一位批评家的角度,都是在追求完美,请不要介意。要做到造型有韵味,笔墨有乐感,章法又独道,才能称得上佳作。

         石:我对自己的作品作点自我评价:这批《黄土挽歌》系列收的紧了些。可能是将原作拿给老师看,心情有些紧张的原因吧。应再画松点,笔墨再靠近点文人画,再讲究点,会更好些。

        刘:你说对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你挺清楚。

        石:怎样才算有自己的笔墨系统?

        刘:每位画家的个人对笔墨的感受和体会不同,根据自己的多年积累、总结,慢慢地形成有自己语言的笔墨表达方式。我看你的作品中石涛的味道比较浓。

        石:我的笔墨:主要有古法中的5位画家:黄公望的水墨渲染法,徐胃的苦涩,八大的气韵分解法,石涛的泥水点子,奚冈的焦墨透明法,再加上我个人的体会感受和用笔习惯。主要皴法师承已失传的宋、元骷髅皴和战国青铜的美感。

        石:大家都是从传统而来,怎样和当代生活结合?怎样才算作品有现代感?

        刘:只有在传统上下过大功夫,对各家各派有深刻理解,才能慢慢和当代生活结合,重要的要形成自己的艺术系统。这是件很难的事。不是每位画家都能达到的。这就是我们大家所讲的从传统中走出来的问题。拿李可染为例,早年从古法入手,经过几十年的探索,一次次的变法,后将写生融入创作中,表现当代生活,我认为这就是现代的。如用西方标准来解释他是古典的,在中国则是现代的。

        石:多年来我坚持临摹,以“写”的形式寻求现代语言,对吗?

        刘:临摹是中国人学习中国画的传统方式,多少代艺术家都是这样传承。但最终还要逐步形成自己的语言,特别是自己的艺术系统,然后缺什么再补什么。写意强调“写”,这很重要,但很不易。

        石:我多年来庞杂的学养,对后来山水画创作起了什么作用?

        刘:艺术家学养不好不行,基本功不好不行,感觉不好不行,缺了什么都不行,难啊。在你的作品中能体现出多家的长处,我建议创立我法时缩小到一个点上去,缩得越小越好。

        石:大家都在探索中国画发展的“大课题”,怎样才能算做到既传统又现代?

        刘:关键是要逐渐开创自己的一画之法,自己的艺术系统。将你的作品放在艺术史的海洋里,你的作品是否能浮出来?

        石:中国画笔墨怎样表现,才算真谛,才算体现文化内涵?

        刘:第一,要有自己的笔墨系统,不同于古人,不同于他人,是自己的笔墨认识。第二,通过笔墨技能的表达,能否感受到你的文化情怀和才能,传递你的人生阅历和你全面的文化素养。第三,作品远看、近观的结构力度。第四,要有音乐节奏感,要有让人看了眼睛一亮的感觉,笔墨的变化要“活”,不能“死”,要透明、空灵,也就是我们所讲的灵妙之处。

        石:我不断否定自己的作品,这样对吗?

        刘:不断否定自己的作品,当然对。这需要眼光、勇气和才华。否定该否定的不易,持守该持守的也不易。

        石:我提出当代品评中国画的标准“三气论”,你有什么看法?

        刘:你先谈谈你的三气论。

        石:我从小喜欢理论,但不是批评家,只是通过我几十年来的笔耕实践,有点体会吧。“天灵之气”:主要是指艺术家,先天以来的艺术天赋和后天对艺术的敏感能力的把握,不断的再发现,不断的去发现新的美感。“自然之气”:主要是指你对大自然的认识,你对大自然的提炼,是否能从大自然中提炼成自己胸中的符号。另外,多年的笔耕你是否自然的形成自己的笔墨语言,是否对工具纸张掌握形成了自己的用笔习惯,并随着学养的提高,还要不断的调整。特别是对水分,行笔速度和画在纸上的干燥时间笔性的把握,是否用笔不同于他人,是自己的,有深厚的功力感和可读性,这就是中国的传统功夫。“文人之气”:当然是文化素养了,要有着全面的诗、书、画、印的能力和基本功。金石、书法、诗文、造型、笔墨、色彩、构图,全是基本功。特别是笔墨要有不同于他人,造型、章法、韵味的独道之处。我认为这三方面很重要,几十年来,一直拿这三方面要求自己的作品,并认为应作为:当代中国画的品评标准。

        刘:所论非常好,但做到很难。

        石:你对当前山水界有些什么看法?

        刘:在官场气息商业气息对艺术严重污染的环境中,艺术家最要紧的是把握好自己。

        石:请先生放心,我30年来不卖画,靠工资度日,一身清风,不断净化自己,努力做好学问。以后,我准备将我以前流散在社会上不好的作品收回来,给收藏者换一幅现在的作品。

        刘:对自己负责任,对社会负责任,这才是一位真正的文化人。石涛讲“尊受”,说的就是恪守天职。  (话录音整理:子山 审定:刘骁纯   编辑:李恢弘  中国画通鉴网专稿)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