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家论坛
古艳——刘骁纯论吴冠南的破彩花卉画
时间:2014-01-15 15:43:02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对吴冠南的画,可以从不同的角度去看。从对文人书画的延续和发展的角度去看,陈传席先生已经作了深入中肯的分析评价。本文想转换一个角度,即从对文人书画的解体与重建的角度去看吴冠南的画。

        解体重建的态度不同于另起炉灶的态度,虽然两者都强调现代观念和当代意识,但前者不仅不主张抛开文人书画传统,反而强调深深地打入文人书画传统,强调沿着文人书画的自身逻辑和内部文脉去寻求现代重建的可能性。这是在传统与现代两极之间进行穿透的努力,成功者必然会显出极强的两极张力。从黄宾虹到谷文达显示的正是这样的一种努力。他们的艺术明显地区别于刘国松、吴冠中。

        吴冠南最独特的突破点在色彩。这里当然讲的是写意重彩,写意淡彩和工笔重彩历来就有,无需如此费力地加以阐释。

        自王维“水墨最为上”语出,写意画坛几乎无人敢为,也无人愿为重彩,恽南田是少数例外中的一个,但他的没骨花卉是小写意或兼工带写,而且尽量使重彩淡化、使强色柔化。是时代的视觉趣味扭转了这个局面。20世纪特别是20世纪后半叶,色彩,甚至重色浓彩大量进入了写意性水墨画,然而,多数画家都是用西画观念或装饰画的观念画水墨画,这样轻而易举地解决了水墨画中的色彩课题,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解决中国写意画脉自身的色彩问题。色彩越浓、布色面积越大,它与中国传统文人画所确立的,以古雅散逸为风骨的笔墨规范的冲突也就越尖锐。

        写意重彩难点在艳而不俗,对此百年来已有多路探索,或如林风眠以西画色彩入水墨,或如齐白石万墨丛中点点艳。吴冠南接续的是另一路大青绿的写意画,这一路显然源自张大千、刘海粟的泼彩。吴冠南的贡献是将泼彩转化为破彩。泼彩类似泼墨,以泼为主以笔补之,破彩类似破墨,以笔为主,以泼补之。破彩者,写彩也。吴冠南以书法笔意写重彩,浓破淡、淡破淡、淡破浓,枯破润、润破枯,写破泼、泼破写,色破墨、墨破色,形成了丰富复杂的交响和互渗,再加上他那乱中求治、破中求浑、草中见精,苍古、老辣、朴拙的笔墨风格和写彩风格,我便选择了“破彩”一词来说他的画。

        敷色见笔,以笔运色,本是传统规范。虚谷、吴昌硕、齐白石、赵少昂、石鲁等人将这一规范局部性地用在了重彩上,而朱屺瞻则是写彩大师。写彩与一般的以笔运色不同之处,在于以书法用笔、中锋线意为魂魄,侧锋偏锋受制于中锋线意。吴冠南或许正是从这些新老传统中获得了力量,使他一旦进入了张大千、刘海粟的画脉,便在写彩这条路上走得更大胆、更彻底、更极端。
 
        姑且抛开高下不论,就个人的艺术探索方位而言,如果说张大千的青绿泼彩与刘国松的水纹拓彩还区别不够彻底,刘海粟因强化了“写彩”因素而多了些古雅,那么,吴冠南则将“写彩”推向了新的极端而独开了古艳新境。古艳,乃与俗艳对立之艳。雅墨与艳色的尖锐冲突,在吴冠南的画中以书法笔意的“写”求得了内在的统一,如果看一看张大千泼彩与笔墨、流纹与山水之间的关系常有斧凿之痕、生硬之憾,就不难理解刘海粟、吴冠南的价值和意义了。

        墨色同一,同一于“写”,如此一来,色彩被大大地解放了。刘海粟已不限于青绿而常以血红画峰巅霞彩,吴冠南则更大胆地运用了橙紫朱黄。

        由泼彩到写彩,形退而实进。表面上是向书法用笔的古典规范后退,实际上是向心灵表达的深层结构切进。在这方面吴冠南比刘海粟进了一大步,但在时代感上吴冠南又退了一大步。时代感来自大的生活感受、生命感受,以及构成语言和造型语言的宏观构造和宏观气象。吴冠南的内层语言(笔墨和写彩语言)极具个性和创造性,其中跃动着活脱脱的生命,可以说是放浪形骇、落笔见性,根本区别于时下到处可见的不见心性、作给人看的假写意。但他的心性又被锁在了“芥子园”式的外层框架之中。

        吴冠南跃动于笔端的心性,迟早要冲破“芥子园”式的构成语言和造型语言的牢笼。目前时机尚不成熟,因此他那些构成性的实验大都不甚成功,一旦水到渠成,或许自会发生多米诺骨牌式的连环蜕变效应。

        那是个值得期盼的时刻。(作者:刘骁纯  来源:艺术家提供)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