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家论坛
至诚的言说——郑墨泉谈毛志成西部人物画
时间:2014-01-17 12:31:23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近二十年现代人物绘画的进程越来越证实了这样一个基础性的问题,就是检验一个成功的现代人物画家首先应体现在他对已有的语言秩序的成功的控制与转换之中。这里所说的语言不仅包括狭义的艺术语言,层面的“语言”,也包括传统意义上的绘画主题,思想性等广义的“语言”。因为,按照结构主义语言观的说法,所谓主题、思想性等等宏大的叙事不过是隐藏在狭义的语言——这种“文本”之中,并通过这种“文本”内部各种构成因素的“共振”,歧义而形成的。

        毛志成的人物画即是筑基于这样的一种哲学认知,通过个人现实世界里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深度介入而表现出一个人物画家对于人物本身、对于叙事与想象、对于真实的生活与绘画艺术技法、水墨本身的独特感悟,从而超越于现代人物画的实验性,获得了一种同时具备文化传承含义和历史建构性的现代人物画与传统语言形式。

        早在90年代初期,毛志成即已经开始沉浸在对于现代人物书画传统的关系,地域性与民族性、实验性与建构性等有关问题的思考与创作之中。但他并没有很快投入到人物绘画的运动之中,而是始终保持着一种距离感,这一沉浸就是十多年。近年来,当毛志成不断地用自己的作品介入到现代各个展事之时,我相信,他是有备而来的。准确地说,毛志成的人物画是以西部人物(尤其是藏族人物)现实生活为主要题材而进行创作的。具体地讲,他是以一种对象化了的方式进入传统,进入现代,进入生活,进入地域,进入少数民族——藏族,几乎他所有的作品的取材都来自于藏族老百姓。毫无疑问,他正以自己独特的阐释视角去重新组合、翻新这些已有的资源,在解构中寻找新的秩序与规则,寻找自我构建的各种可能,而不似一般的人物画家那样一味地朝向极限冲刺。也就是说对于人物画可以利用的一切艺术保持着一种“异在者”的身份,不断回望着艺术史上曾经出现的各种“风景”,通过这些来体现画家对于人物绘画的把握与伸张,对于自身与人类命运的关怀。比如,他的《心语》、《雪山汲水》等选择的即是来自现实生活中触手可及语境下那些对生活虔诚而辛勤劳作的藏族妇女。这些,无不深刻地表达了藏族老百姓生存的现状。毛志成曾数次赴新疆、西藏、青海、甘南等地体验生活,对藏民们的日常生活去亲察、寻求和捉捕。因而作品注入更多的是现实感,显示出民族人物的情感、生性、与其关爱众生。如表现藏族妇女虔诚信仰的《心境》、表现藏族人民愉悦心情之作《悦》。在这些平凡生活中寓含着画家对大自然真实美好的向信与信仰,尤其是《苍生》这幅作品,通过特写式描绘藏族人民,细腻而真实地刻画出众多人物形象,喻示出藏族人民超脱人生的境界。画家用笔墨反映西部老百姓生存状态和精神气质,以此表达一个艺术家真、善、美的品质。

        透过毛志成人物画有表象阻隔,不难看出,他对生活及自然的理解、把握和整合能力。因为画家通过艰难的取舍、长期的实践,已建立了属于自己的艺术样式和创作图式:在绘画形式上,充分运用山水、花鸟姊妹艺术类型融合于人物画,营造作品的意境;在方法上,用沉厚的线条、墨色的变化来展现雕塑般的人物造型,达到既形象而又丰富;在苍生与难生的背后潜沉着和悦与温馨;在审美上,将人物置于地域文化来衍生其民族精神。高雅凝练、严谨旷达、笔墨娴熟而有神采,这是毛志成西部人物绘画给我的总体感受。
在当今人物画坛,其创作样式大致可归纳为四种:

        1、以古貌入画,重传统笔法,强调高古幽深的画面语言,弘扬先贤画中有现代因素之部分,结合画家的意趣,学养进行再创造。

        2、用现代丰富的岩彩改良中国画原有色彩,吸取西方颜色和民间用色,塑造物景,画面具有工艺构成式,富有装饰性。

        3、大胆设色,大胆泼墨,以变形、夸张为艺术手段,具有前卫式,使画面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

        4、把传统精华和现代文化融合贯通,抓住生活这个轴线,以写实手法,悟化生活,强调整体作品的现代文化感。

        毛志成的西部人物画创作应当属于第四种,他是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手法,展示了少数民族地区老百姓的生活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感受到,画家通过与自然对话所产生的生活空间和人物神韵,感受到那种墨线、色及黑白、空间人物的艺术性和作者情感的宣泄。这无疑是画家文学素养和深厚绘画功力的体现,更是作者儒雅之心、沉静之心在人物画中的自然流露,这在繁杂喧闹浮躁的画界,的确难能可贵。

        在我看来,在人物画实现传统笔墨语言向切入现代人心底蕴的新艺术的转换过程中,毛志成以及和他有相似追求的艺术家实际上正在实现着,构建着属于当代人物画的系统与精神。这种系统与精神已经告别了实验性的阶段,并在本质上区别于现代人物画对于作品形式与意义的恶性透支的最初做法,使现代中国人物画具备了某种与中国式的生命言说相同的艺术史的维度以及与历史,与人的即时生存痛苦相关的当代精神的向度。从中国画史的角度来说,“不变”与“固守”,使艺术僵化,“”与“样”使艺术充满活力。依我看,就毛志成的西部人物画目前取得的成就,倘若今后沿此方向行进下去,定成正果。(作者:郑墨泉 著名书法家、美术批评家 来源:艺术家提供 )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