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中国艺术 » 书法通论
三秦印坛的开拓者——赵熊
时间:2014-01-15 17:16:41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印之宗汉,如诗之宗唐,字之宗晋”。曾为秦汉故地的陕西在中国古代印章发展史上曾有过如日中天的耀眼光芒。然而走过秦汉的辉煌,当明清流派篆刻第二次浪潮在江浙地区澎湃,吴昌硕、黄牧甫各领风骚于沪上、岭南的时候,三秦印坛已是一片萧瑟荒芜。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至七十年代,以陈尧廷、张邯、李滋煊为代表的印人则上溯秦汉,下涉晚清诸家,艰难地拉开了陕西现代篆刻的帷幕。不过时代苦涩和无奈极大地局限了陈、张、李这代印人的艺术及影响。所以,当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篆刻艺术的第三次浪潮在神州大地腾波而起之时,三秦印坛上真正“到中流击水”,执着于印艺探索而取得可贵成绩的几位印人中,我们看到了赵熊的身影。确如李刚田先生所言“赵熊是开创三秦印风的几位领袖人物之一”。

       赵熊,字大愚,号面墙斋主、风过耳堂主人等,一九四九年生于古都长安的一个书香世家。家庭的潜移默化,使他早在中学时代就对写字和刻印发生了兴趣。

       在那个充斥着近乎宗教迷狂的“革命”年代,赵熊却常常一个人安静地关在家中习字治印。隆冬的西安,气温很低,他时常围坐在油漆桶改制的小煤炉旁,将大大小小的石料摆在炉边,磨呀,刻呀,不时伸近炉火,烤烤已快冻木的手。一九六九年,凝聚一个青年执着与真诚的篆刻毛泽东《清平乐·会昌》词入选了陕西省美术展览,赵熊的名字开始为人所知。七十年代初,他投师于陕西老一辈书法篆刻家陈少默先生门下,并得到以篆书和篆刻见长的刘自椟、李滋煊等前辈的关心,篆刻和书画艺术都有了质的飞跃。

        在大量篆刻实践的同时,赵熊先生从未停止过理性层面上的思索与探求,并且决不囿于所谓的“传统”概念之中。比如研习篆刻历来有三法(篆法、章法、刀法)之说,赵熊认为刀法只是服务于塑造印章线条的手段,并非目的,而线条才是中国篆刻乃至书法绘画诸艺术的灵魂。正因为他很早就敏锐地体悟到这一点,故而能不断地在印章的方寸天地中展开对线条质量、形态的多方探索与追求。在他的作品中,很难见那种僵直若枯木或柔弱如面条之类的东西,而是具有生命律动、生命意味的线条,即使长不及毫厘,也不例外。所以他用刀时,十分注意根据不同线型的需要加以变化,往往冲切并用,不择手段地丰富刀的语言,尽展石的特性,起伏顿挫,妙趣横生。对于章法,赵熊先生不仅留心于诸如阴阳相生、虚实相济,以及承转起合、穿插照应等细枝末节,更从整体形式与构成规律上去研究总结。早在二十多年前他编写的篆刻教程中,即把篆刻章法归纳为汉印模式和古玺模式两大系,“前者如连续图案,章法具有静态美;后者如独幅绘画,章法具有动态美”。其二者之间却又不是完全矛盾的,“汉印模式的静态往往因动态而生成,达到‘鸟鸣山更幽’的境界。而古玺模式的动态美的精神内核,则有着像孙过庭所说的‘复归平整’的深层次的静态追求”。并且“在二者之间尚有着兼取的广阔创作空间”。如此以理论为先导,使得赵熊在篆刻在这门古老的艺术中,丰富而广泛地融入了现代人对个性真率的追求,拓展了篆刻的艺术表现力。如汉印多以方严见称,而他在吸取这一形式特点的同时,又力图冲破这座围城,或参以行书的的流畅,或加以小篆的圆脱,或辅以砖文的苍茫,或用以汉金的清爽,一刀在手,八面出锋,或轻盈,或凝重,如音乐般起伏跌宕,学汉印易于板滞划一为之一扫。

        赵熊先生是一位印坛的苦行僧,他对时下个别印人以一种表象形式的不断重复而获得的所谓“个人风格”的桂冠不屑一顾。他认为“真正的风格存在于那种无论表象如何变幻,而始终蕴藏于‘质’中的独特语言之中”。这种对形式与风格的清晰界定是许多印人不曾思考的。所以在拙朴抒意的旗帜下,他十分注意形式多样性的探索,而且努力使篆刻的形式与篆刻的词句内容尽量统一契合。如他曾在大雪中穿越绵亘的秦岭,归来有“雪舞终南”一印,刻印过程中那种大自然的磅礴奇景时时激荡着他的心田,故他奏刀力避对称,铺陈开张飞扬之势,强调浑实厚重之感,辅以局部残破和粘连,一种大雪纷飞银装素裹的氛围便弥漫于石上。“凌雪”一印从前人咏梅诗中浓缩而来,吸取汉隶和汉简的用笔和结构,以横势为主,恣肆桀骜,意在表现梅花凌霜傲雪、超俗拨群的骨格与品质。“倚长松,聊拂石、坐看云”出于宋人词句。他创作时,信手落刀,大处着眼,得意忘形。或粘连,或残破,天真歪倒,一任自然。使观者自然联想到古代高隐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式的物我两忘、天人合一的境界。书家每言“书为心画”,方寸印章又何尝不是印人任意挥洒心中燃烧的激情与才思的广阔天空呢?

        一九九二年,当他的第一本篆刻集出版时,他别出心裁把印集分为正副两篇。正篇列为“大方无隅”、“不知有汉”、“左道旁门”三章。“大方无隅”是他在八十年代对汉印本来面目探寻的小结,收入的全部为无边框朱文印,其中既有对传统意义上的汉印风韵的追摹,更有在此思路下多方拓展的形式变化。“不知有汉”是在后人对汉印理解的基础上,努力挖掘汉印精髓,表现汉印诸多精神面貌的创作作品。“左道旁门”则是他运用多种书体、多种形式容纳于印章艺术形式中的大胆尝试。在印集的副篇中,“得意忘形”为肖形印创作,而“敝帚自珍”则是他自刻自用的部分印作。印谱出版后,有人称赞他是把生命意味、情感、意象融会在他的篆刻中,实识者之论。赵熊先生不留恋于一种可能操练起来已十分自如的形式,尽力展拓篆刻语言丰富性的主张与实践,对形成当今陕西印坛不主一家一派,博采众长,广泛吸取甲骨、金文、汉简、魏碑、砖瓦的形质与特点,随印生法的印风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虽然当今书坛印界始终存在着书法篆刻家是否要“学者化”的争论,赵熊先生却始终在走自己的路,冷静地面对南墙,思考着艺术与人生的真谛,贪婪地吸取着古代乃至现代各种艺术的精华,滋养着他醉心的书法篆刻。他收藏有大量的瓦当、碑版、造像的拓片,时时欣赏揣摩,兴之所至,题诗作跋,文采斐然。他工篆、隶、行,妙善丹青,摄影的构图与色彩把握也每为行家称道。同时他还是享有声望的装帧设计家,曾任西安装潢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全面的艺术修养每每使他的篆刻艺术左右逢源。在他的编写的几十万字的教材和发表的论文、文章及个人专集中,我们时常可以看到他对篆刻立境、酌字、谋篇、审石、造线、用刀的精辟见解。如“长冲刀一冲到底,线条易流畅痛快,短冲刀则顿挫分明,在线条两侧运用不同长短节奏,塑造出丰富的、具有立体效果的线型”。(《面墙斋论印》)“酌字的过程,既是对积累的考核与检验,同时又能促使我们进一步学习探求汉字的演化方式与规律,找出需要我们表现的最佳结构形态,从而为内容与形式服务”。(《面墙耕石录》)凡此种种无不闪烁着理性思维的光辉。

        正是由于他勤于思考善于总结的文人风范和敦厚诚恳的人生态度,从学者甚夥。对待学生,他充满了热情与真诚。魏杰曾告诉我,他从赵先生学印之初,总是一次次将印作呈上,赵熊一遍遍为他解说示范,他拿回去再修改重刻,然后再请赵先生指点,赵先生从不嫌麻烦或耽误自己的时间。赵熊秉承因材施教的古训,决不以自己的范式与喜好匡定或统一学生的篆刻之路,而是根据学生的性情与特点,循循善诱,因势利导,故他教出的学生或如大江东去,或如小桥流水,各具情态。近三十年来,魏杰、岐岖、李珖、赵开平、韩钧、张哲等一批年轻印人已在他的耳提面命下成为不断问鼎全国篆刻书法大展的艺林新军。

        一九七九年,赵熊和十几位老中青篆刻家在西安发成立了“终南印社”。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执掌着终南帅印的赵熊先生不仅自己继续身体力行着篆刻艺术的研究与实践,更带领百余名社员孜孜以求,力图在印坛上重振秦汉雄风。

        赵熊先生曾说:“治印者尝被称为‘印人’,我以为这两个字似乎隐喻了‘印证人生’的含义,其实,印人的生命何尝不是一种人生的印证呢”?前路漫漫,他还在自己深爱的篆刻天地中不懈地耕耘……    (中国画通鉴网专稿 来源:艺术家提供 作者:陈根远)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