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 页   |   入选大家   |   精品展示   |   画坛博览   |   大家专访   |   热点资讯   |   名家论坛   |   拍卖波澜   |   中国绘画史   |   经典欣赏   |   中国画廊   |   中国画选萃   |   著名版画家
文化新闻   |   中国画名家   |   名家行情   |   展览快讯   |   市场调查   |   中国画论   |   西方绘画   |   书法大观   |   收藏世界   |   美学讲坛   |   美诗美文   |   中外版画   |   新生代画家
理论家专栏   |   微信平台   |   古代画家   |   近现代画家   |   中国画流派   |   书法通论   |   中国石窟   |   壁画篆刻   |   当代书法家   |   美术教育   |   中国油画家   |   视频   |   论坛
 
站内搜索  
热点推荐  
内容正文    首页 » 中国艺术 » 中国画论
杨春华:全凭感觉画心境
时间:2014-02-24 23:22:38    最具收藏价值中国画大家    中国画通鉴网

        有人说:目前中国画画坛,很多人路子走偏了,比方说与西方艺术嫁接想改变中国传统文化。我觉得现在是一个多元化的时代,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现在信息量很大,要看你怎么选择,选择哪种语言特别适合。有的是发自内心的选择,有的左顾右盼,看看哪种选择市场上比较需要,有的热衷于体制,像参展、拿奖。有出息的画家,自己的选择应该完全尊重自己的追求。不管画什么画,选择是第一位的。
 
        我选择中国画这种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感受,也经历了20多年,也在不断变化。一开始我学过油画,学过版画,西方的东西理解一点,然后再画水墨,最初感觉就是用毛笔把我的感受画下来。以前在家庭影响下看了不少中国画,画出来总归像一点中国画,但不知道自己站在哪个起点上。由于周围朋友的鼓励,增加了自己的自信,更进一步去看中国传统的东西。其实我从小就喜欢中国画,心里深处对中国画的兴趣超过版画,但版画越学名堂越多,技法性越强,也让我有兴趣。这两个画种我都很有兴趣,表达的恰恰是我这种随意的轻飞和随缘的放松状态。

        时常想,这两者怎么结合?画画一是要自信,二是选择什么样的样式。这种样式也是自然而然形成的,我当初也是因为版画创作从构思构图到制版印刷过程比较长,很多时间是在等待,等待的时间里中国画看得多了以后,很想要试验一下,一些创作欲望很想马上表达。中国画恰恰是我找到这种语言,拿起笔就能画,而且偶然画得好会增加兴奋度,有些版画上达不到的从国画上达到。我的追求也是一步步的,开始注重于学习,有点像这个,像那个,这是难免的,后来在色彩上下工夫。中国画历来墨分五色,通过干湿浓淡表达五彩,墨中的五色等于是自然界中五彩的高度概括。我想在现代社会用五彩的颜色寻找这种墨韵,不是说颜色涂上去是死的一块,要有韵味,要和周围的颜色融合,这可能在中国画上有一点点创新。古人的颜色用得高级,用得少但表达内容丰富,我是想用现在丰富的色彩表达单一的语言。我有一方印,叫“好颜色”。为什么讲“好颜色”,就是通过颜色找到墨韵的感觉,这也是我的最大追求。

        作为一个中国画家,怎样在抒发情感时又充分体现个性?是随意挥洒的时候个人感情和个性就流露出来呢,还是需要思考对中国画的认识,理性地去做呢?

        我觉得好画家有两种:一种是感性画家,一种是理性画家。理性画家往往脑子走在前面,先要思索,如果他有历史责任感的话,可能觉得要把他的画发展到美术史上新的高度,特别强调画面的布局、章法,通过思考落在纸上。这种画可能比较厚重、有思想性。还有一种画家是感性的,看到的物体以形象来思索,引发情感就顺手画出来了。当然顺手画也是通过长期的手的练习,否则也画不出来。我现在就是想画的时候挡也挡不住,哪怕周围的人在做其他事,不影响我。如果我不想画画,你在旁边叫死了,我都画不出来。实际上这是每个人个性不同,两种画得好都是高级的。

        我认为我是感性画家,按照李小山的讲法,就是“手比脑走在前面”。脑子还没想到,手已经到了,已经画出来了。等到画完了以后,想这张还有点意思,理论家或者其他人看到,说这张画不错。其实我画的时候什么都没考虑,落笔的时候没数,画人物还是画山水也没数,只不过当时就是想画画,就画出来了。

        中国画一向比较讲究线的质量。曾有人问我:怎样体现线在画中的作用和分量?怎样表现它的感情色彩?作为一个感性的画家,为什么有时候情绪来的时候画一根线是比较美的,有时候逼着画,这根线就比较僵硬?线是通过训练得到凝练,还是即兴发挥更能贯通精髓?

        我认为,线的确是需要训练的,这个训练也许首先是书法的训练。如果你是个好画家,你在小时候在年轻的时候可能接触到书法,你对拿毛笔的从笔尖到纸上的感觉一定要灵敏,有书法的基础才能把这根线提起来。我从小喜欢书法,在写线的时候,我自信能够用笔提起来。我开始画的时候短线比较多,因为用短笔。后来我看了很多古人的画,像吴道子“吴带当风”,用的是长线。为了练习这样的线,我曾经把《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卷》过了一遍,就想看看古人用线的规范和情感,又是怎样互相交融。线不仅是规范,疏密长短、粗细浓淡的同时有情感在。像《百花图卷》我也基本上过了一下,也仔细研究过青藤八大的用线方法,另外我觉得林风眠对线的理解也特别好。就我自己而言,觉得比较适合用软笔、长线。线是我在中国画里今后的追求,所以这五年来我特别注重线的表达能力,再考虑如何与颜色结合。

        另外,我的画面上经常出现复勾,这跟版画有关系,版画中的版是分色的。我画国画的时候第一遍勾上去,上颜色的时候又画一遍,觉得不够再勾一遍金颜色、黄颜色、白颜色。复勾确是丰富了画面,二是线的美感不断在重复。我的语言跟别人追求的更有所不同吧。

        在我看来,某种角度上,中国画的线同音乐比较相似。听了音乐,线会在手里跳动,有一种情绪。我向来喜欢一边画画一边听音乐。但我听音乐不一定是画很慢的东西就听优雅的音乐,音乐实际上是带一个响声,并不是真正欣赏音乐,而是变成帮助你的胆量,或者说情绪调节。什么都不画,专心坐下来听,那才叫欣赏音乐。

        我的线的质量也是要推敲的。朱新建曾经要我提炼到像“小提琴的最高音”那么惊险。小提琴的最高音观众都要捏一把汗,这个音拉得准吗?所以画到最精细的时候,线必须送到,不能飘。我们不希望在一张画上创作很多这么惊险的线,但要有一些精彩的东西。比方五官,我现在表现眼睛是一条线,这条线不知画过多少遍,怎样好看,怎样表现眼睛的情绪,还有手、衣服、山水上的线的表达等。线要有精彩的部分,同时又要有情感。与我相比,朱新建的线在落笔的时候目光肯定,不拖泥带水,这是他最高级的地方。他下笔的时候似乎比较有把握,心中没有形,下笔的时候没有做作,感觉到哪就到哪,这是他的优势。而且他用线用得少,用得精到。这点我跟他不一样。我觉得表达我的情绪,不在乎这条线是不是到位。我第一条线可能不到位,但我第二条线就跟上去,辅助它,丰富它。有的地方一根线我觉得够了就够了,有的时候不够或者想表现色彩斑斓的衣服或者几个人物穿插。在线的表达上,我就希望丰满,追求一种富贵气息,营造一种活跃的气氛。而朱新建的高度提炼,一根线高质量的表达,也是他多年积累的结果。但我们大的追求方向是比较一致的,就是都追求线的质量。我和他都是用软笔,我觉得软笔才能见工夫。就像用红缨枪的枪头去撬石头,这个劲用在哪里?线下笔以后,哪怕细细地过去了,也得送到。

        我从事的版画和中国画毕竟是两种语言,这实际上是走了两条路子。版画给人的印象是做的功夫多一点,对我创作中国画也是一种互补。版画的语言是以刀代笔,刀就是笔,用刀来表达线。毛笔就是用笔锋来表达线。但都是表达情绪。   

        另外,尽管中国画的笔墨大多是从传统中来的,但时常人们常提的观点就是“笔墨当随时代”。我觉得这种争论没什么太大意思,一幅画的线条你说是现代的还是古代的?没有这样区分的。研究画的好坏,不会去研究是古代线条还是现代线条。我觉得研究这些事情,是一种观点,一种提法,在实践的时候不必太认真地去套用。要言之,画家在创作时不应该关注那些总结性的观点,而应当重视自己的感性积累。

        说到传统的影响,敦煌壁画对我影响特别大,还有唐代的人物画,宋代的山水画,等等。美术史上提到的我都看过,不能说特别钟情于哪一张画或是哪一个人。花鸟画为什么说五代的好?山水画又为什么说宋代的好?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特点和追求,我觉得都很美。

        就个人而言,我比较喜欢徐青藤。每次到上海美术馆都会去看看。因为他的写意比较讲情绪,不追求每一笔的精确,但整体看来非常精彩,情绪也到,还有马远,赵孟頫、倪云林等,画画时的状态都能在画上体会到。唐代的人物画很好,再早就是汉代的画像砖和画像石了。清代四王的画我不是很喜欢,程式化的东西比较多。近现代就是齐白石、黄宾虹、林风眠。

        有人说朱新建笔下的人物比较性感,而我笔下的人物比较懒散,绘画同人的性格、好恶、审美情趣大概都是有关系的吧。

        男人画女人时往往比较注重形,形对他来讲是有诱惑的,他认为女人美就美在这方面,潜意识及心灵深处特别喜欢女人这样的东西,所以男人画女人,很多都注重于女人的形态。女人画女人,其他女画家我不太清楚,我自己觉得女人美的是一种态势,这种态度是一种心态。这个女人整天生活态度特别好,慵慵懒懒,又是丰满,我觉得这样的女人是很美的,跟男性的阳刚之气形成一种对比。朱新建的美人也很美,似乎已经成为一种符号。其实我生活中很忙碌,但我心里深处想有这种懒散的境界,通过我的画来表达生活中达不到的事情。我也希望别人看我的画能够看到轻松,欣赏这样一种美女,可能这种美女在生活上比较少见,给你一丝心情上的缓冲。

        在中国美术史上,历代女画家有成就的比较少。当然,男画家一个时代出一两个已经相当不容易,而女画家似乎更少一点。我在画画时几乎想不到性别的问题。但现今确实是男性占主导的社会,尽管女画家在感觉上很大程度会超过男性,而在主流社会中,开山立派的几乎还是男画家。女画家似乎不可能成为开山之祖,这兴许跟她的生活状态有关,女性在成家后关注的往往更多是家庭、内心世界的表露,不再会在社会功利上下工夫,所以一位女画家能成功是非常难的,并不是说画得不好。

        也许我的运气比较好,也有可能我的女性特征相对弱一点,其他方面像我的画反而强了。比如,有人去看一个女画家的展览,可能进去以后先看这个女画家,然后再看她的画,看我的画展可能是先去看画,再去看人,知道原来是女画家,这两种顺序反映的心态是不同的。我很少把自己当作一个女画家,好像画要退到性别后面去,而我觉得画画的时候其实并无男女性别的差别。

        社会往往有一个偏见,大多觉得女画家是自娱自乐型的,除了在家中相夫教子之外,自己画着玩玩罢了。国外有很多这种情况,像日本很多女子就在家画画,当年大学毕业画得很好,但后来就在家里画着玩玩了。社会似乎作了无言的界定:好像是当画家肯定是男人的事,而女画家的状态好就好在她的非功利性,这恰恰是男画家所缺少的,而艺术也就是一种心态调节了。

        有时,看古人的画为什么好?也许主要是古人当时的心态好。那时的物质生活也许没那么多诱惑,一个画家画一幅画可以画得进去,山山水水的感觉能走进去,而且他也确实在现实中走了许多大山大水。现在的人则十分浮躁,怎么能画得出高山致远的感觉呢?只能从古画中去寻找得一点古人的意境,自己有没有闲心真的走进大山里去找这种感觉呢?没有,包括我也是。为了画黄山,我去了几次黄山,但只是在山头上看看,积累了一些体会,回到画室中,再去看看古人的画,接着再看看自己的速写,就是这么画出来的。但我没有时间自己在里面静静地坐下来研究,几年不出山地在那里不停地画。现在的人不可能达到这样的状态,所以现代人画的画实际上浮在表面的东西比较多,在真正的精神内涵上,我们是达不到古人水平了,中国画精神性的东西实际是在退步。古人没有现代人生活的信息,可能就是几十年呆在那里面。而画画首先是精神的寄托和表达,从古到今这一点又是一致的,我们现在可以不要去和古人比,就是说向古人学习,多看看古人的画,和古人对话,对话不了就自己看看,对自己能有什么启发,这样就不错了。现代人的精神表达方式跟古人相比已经断代了,所谓的联系只是图式上的联系,山水画、人物画、仕女画,人们还在延续这种传统图式,但精神没有了,就剩下了样式。

        有人把我归到新文人画里面,而且起新文人画的名称似乎要表明新文人和旧文人的某种区别。应该说,以前的文人画是真正的文人画,现在所谓新文人画也是理论家给的一个名字而已。当时有一群立志于沿着中国传统文人画发展,增加自己的现实生活状态,算是有追求的一些画家,而且都在院校工作,教育背景比较深。“新文人画”将来在历史上可能多少会留下一笔,这一笔也许就在于8 0年代末到9 0年代初期的中国画坛中上这么一批人的努力。实践证明,现在活跃在画坛上的中青年画家,当时也都有这样的追求。

        陈绶祥先生的宗旨是要把新文入画作为一个美术现象,作为一个课题研究下去,我觉得还是有很大的现实意义。中国画肯定要走到文人意识上才能画得更加文气,又传统又现代,又有笔墨的东西,又有自己的切实感受。现在这条路当还在继续延伸,有些新人加入。我们当初在一起,可能想到的经济利益很少,聚在一起玩得比较好,大家在一起聊艺术。那种状态非常好。但现在有些追随者带有更多的功利色彩,还有的走了一段弯路。感觉到现在要重新回过头来,再研究中国画精神性的东西。现在好像大家都在举一个旗帜,到处搞展览,挣钱去了,是利益的驱动使大家结合在一起。创一个品牌不容易,后面的人怎么把这个品牌发展好更不容易,后来变点味道的也有,假冒伪劣产品也有,但这个品牌在。当然现在陈绶祥老师和他的学生,  还有一些好画家,还在继续努力,我觉得新人文画还是可以大大发展下去。现在各种展览上出现了新文人画家的参与,我觉得质量还是比较好的,像北京、南京有一批画家,各地也有。

        我一向对古代题材感兴趣,因为古画看得多,而且从表现上来讲,服装的复杂、长线有表达的趣味在里面。我也试过画现代人,画了很多,现代人的衣装表达,除非时装,生活中的服装从国画上我找不到特别好的东西。现在还在做追求,但古装上的衣带、衣袖,线条比较长,从我书法或是笔墨的角度,画可能表达得更舒畅一些。

        至于现代意识,你是现代人,你生活在2 0 0 4年,你画的画意识实际上是现代的,画的古人仍然是现代的。我不是很重形,像发式,就是一团墨,用不着非要画成一种古代样式。服装也是,我并不画衣带是从哪里出来的。就是感觉到一种丰富,气息把握得好。至于是现代服装还是古代服装,没有必要看这个。我觉得我的画是现代的,是现代生活想追求的一种闲适。不管画什么,都是用线来表达,用颜色来表达,就行了。

        中国佛教影响了人们的思想,佛教的因果报应或者教人们做善事等教义带有很强的中国特色和传统美感。佛教中的观音或佛的庄重的美感,也是我特别喜欢的。我现在为什么经常想画观音?我觉得观音跟人靠得更近,跟仕女靠得更近。我不是画佛教,不是画宗教题材,而是画有这种美感的观音形式的仕女。可以当她是很美的菩萨观音,也可以当作是一种美女。这样更加人性化,不要一看到佛就想朝拜,没有必要。有时候拜佛实际上是拜自己。你自己如果做善事,有佛心,度人度己,就是修行。我为什么再读点《心经》呢?我觉得《心经》在佛教经书里字不多,意思又比较深,文字也比较好看,就写写。一个是作为画中的补白,而且写多了觉得越写越有意思,不一定读准确,但我可以一字不差地写出来,写了也近百张了,感觉找到了,变成我画的一部分。如果人家喜欢我这个画,放在家里,我觉得绝对没有一种压抑感,看到了不一定要烧香,而且给人家一种美感,能支撑我一直画下去。以后我要把佛像画得更加人性化,更有美感。(中国画通鉴网专稿 作者:杨春华 来源:艺术家提供)

打印】【关闭
合作网站
支持媒体
合作拍卖机构
友情连接
© 版权 《中国画通鉴网》所有 陕ICP备06012175号   编辑邮箱:qiongyan09@163.com
联系电话:029-86255275, 13347431279  QQ:344373669   联系人:许 红